圈多萌冷,来去随意
社交咸鱼没鱼权
多我一个不多,少我一个不少
不定时陷入自我厌恶请原谅

腾讯号同ID,欢迎扩列

【姑获鸟】弃子

#姑获鸟中心
#HE,多废话,OOC注意

————
村庄里的已经有三户人家丢了孩子,都是不到一岁的婴儿。安慰完悲痛的父母后,人们聚集在村里的大树下小声议论。
“我听河那边的香取婆婆说,村子旁边的山里曾经住着姑获鸟,每到晚上的时候,那妖怪便会下山掳走婴儿,最后还是平宫先生请了阴阳师前来将妖怪杀死,才为那些孩子报了仇。”
“诶?那难道说是有漏网之鱼吗?多年以后再次出现?”
“说不定啊,不如去问问平宫先生能不能再请一次阴阳师呢?”
“平宫先生说他已经在去京城的路上了。”
“希望能够快些吧,虽然我的孩子已经长大了,但看到那些失去婴儿的父母们我还是很心疼。”
“唉,要不要让我的妹妹外出躲上一阵呢?”
叽叽喳喳的讨论就像...

我……回来了

嗯。

很没有脸地回来了。

曾经拼命追赶的大大们是不缺我这样一个小透明的,所以也……没什么负担,只是曾经厚着脸皮搭讪的大大真的十分对不住,有点像419……虽然只是单方面的做梦。

……敢说这样的话,真不要脸啊我。

似乎把自己想得太过于重要了,像几年前那样。明明错过一次就应该吸取教训才对。总想着抓住些什么。

只是道歉,为曾经跟我搭话的小天使们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而道歉。

就这样吧。反正曾经被我憧憬的大家也都看不见这些话语。

单方面的道歉,真要脸啊我。

对不起。

【生你】长大的男孩和癌细胞

#生物x你
#模拟题真TM可爱呵呵呵(笑
#依然小学生文笔,流水账风格
#此人已疯

——————
“怎么?一个人?”
你本安安静静地坐在吧台前喝着果酒,享受难得的假期,但一阵热气扑进了你的左耳。
你侧过头,看到一张坏笑着贴过来的脸。金发男人的右耳戴着金属耳钉,异色双瞳浸在他呼出的淡淡热气中。
“生物。”你不冷不淡地撇了他一眼,便继续你美好的休息时光,好像那两个字只不过是果酒里漂浮的稀碎融冰。
男人在你的旁边坐下,叫了杯伏特加。接过玻璃杯,他也重新开了口,“我们相距十年光阴。”
你恍惚了一下,眼前闪现了一个男孩抱着一大丛薰衣草对着你笑的场景。
“不,生物,我们再也回不去了。”

时间是不断奔腾向前的,被甩下马的人...

【吉淳】季节三十题(吉淳向?)

#搬旧文,第一发在追追漫画
#坑内第一篇文(应该是)√自豪√
#吉淳!吉淳!吉淳!就知道吉淳!(被打哭
#大多是相马视角(是的,偏爱(搂住相马
#立志要让冷坑变火坑(跳
#ooc预警哔哔哔
#翻腾很久找不到一篇同人的不甘心之作
#求老师更新啊啊啊

——————
1.雪水融化而成的溪流
“啊,春天了吗…”相马推开窗户。今天的温度不如昨天的冷,阳光也比昨日要温和许多。
去吉沢家的路上有一条小溪,石板桥铺在上面,带着点岁月的气息。
“到春天了呢,相马。”
趴在石桥栏杆上的相马感觉肩头被轻轻拍了拍,转过头,一张死气沉沉的脸撞进视野。
“吉沢,早上好。”
或许在相马看来,那张脸并不是一成不变的。
正如桥下被春风融开的溪流。

2....

【炎白】谁是疯子(番外篇)

#一篇番外
#和正文一样都是流水账
#可能有点虐
#严重ooc注意
#两把刀一起捅才是正道√

——————
“你好,我是你的新主治医生…”男人蹲在他的面前,长长的白大褂拖到了地上。
“我的治疗方法可能与炎医生有些不同,但…你不会介意的吧…”白烛葵愣愣地抬起头,看着男人的嘴巴一张一合,“听炎医生说你是一个可爱的孩子呢…”
“嗯?”白烛葵并没有听清男人的话语。
“真是一个可爱的孩子呢…”话语里是和炎医生一样的温柔。

“医生…这电流太…”新来的护士小姐战战兢兢地抱着病历本,她从未见过这个男人疯狂的模样。
“闭嘴!我才是医生!”男人抓着手中的圆珠笔,写下一行行的笔记,他一边近乎虐待地扫视着那个拼命挣扎的病人,一边不住...

【炎白】谁是疯子

#不知几百年前写完的渣文
#因为360云盘搞事情所以决定发到LOFTER存个档
#非常非常渣,小学生文笔
#ooc严重,意识流情况严重
#微炎白
#不要脸的我打个tag

——————
【编号000】
相信我吧⋯
相信我⋯
来⋯
我来带你出去⋯
哈哈哈我来带你出去⋯
不要走⋯
不要走⋯
不要走!!!

【编号001】
眼前是模糊的一片。经历爆炸后的耳朵依然嗡嗡作响。
白色的。消毒水的味道。铁锈的味道。人们的尖叫。脚步声。金属碰撞声。塑料瓶盖摩擦声。说话声。
白烛葵闭上眼睛,深吸了一口气。
-
爆炸⋯
他们经历了一场爆炸⋯
-
白烛葵从病床上爬起来。温热的脚掌碰到了冰凉的地板。
-
这里应该是医院⋯
-
白烛葵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的病服。
-
那么炎医生...

【绿蓝绿】We choose to go to the moon

#ooc?
#无意识流向
#小学生文笔见谅
#如果不嫌弃的话就往下吧:)
#为了伯伦希尔的荣誉!!!

——————
“Ladies and Gentlemen,I‘d planned to speak to you tonight to report on the state of the Union, but the events of earlier today have led me to change those plans.”[1]

电视机里的声音低沉地像在深海里缓缓游动的鱼。

——

“啊,原来已经这么晚了。”蓝发少年转头瞥了一眼窗户。模糊的黄色圆形挂在夜空中,仿佛遥不可及。

这间空...

【七笛】纸条的正反面

#7笛
#严重ooc
#胡言乱语,慎
#细思极恐???(x
#疑是银河落九天账文笔
#如果不嫌弃的话就往下吧( ´ ▽ ` )ノ

——————
纪七看着桌面上的纸条。
纸条上什么字都没有,大约两厘米宽,十厘米长,白色。
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,太阳的光线逐渐从树顶落到枝杈。
他抬起头看了眼显示屏。
六点四十。

孩子们的欢笑和自行车的响铃声随着一句“回家吃饭啦”戛然而止。光线也慢慢滑进了小卖部门口冰柜底下灰尘密布的缝隙。
纪七微微晃了晃脚,久坐让他的下肢发麻。但他没有起身。显示屏暗了下去,只有发着红光的提示灯证明它还在运行。
纪七晃了下鼠标,敬职敬业的显示屏又重新亮...

【七笛】BE三十题

七笛大法好!
多段子慎入
主要是纪七视角
七笛真是相爱相杀我喜欢!!!高举七笛大旗摇摇摇!!!(爱???
笔者不习惯在文中出现“爱”字,所以…抱歉会很啰嗦…
小学生文笔,不嫌弃的话就往下吧:)

——————
1.​ 我永远得不到的你
有什么用呢?
纪七看着那张因愤怒而轻微颤抖的脸庞。
“哈。”
那张脸转过来,绿莹莹的双目恨恨地盯着纪七。
“啊呀…一下子没忍住呢。露出这么急躁的表情,看来是等的不耐烦了吧。”纪七伸手拉下那条红围巾,“真是抱歉。”
白皙的皮肤暴露在空气中。
但这有什么用呢?你能告诉我吗?
我永远得不到的你。

2.​ 反目成仇
仇恨?这是仇恨么?
纪七拿起一块纱布随便在手臂上缠上两圈。
什么是仇恨呢?
他突然抬起头...

【绿蓝】深海

#严重ooc!ooc!ooc!
#绿蓝初相见
#笔者被救赎后的产物
#小学生文笔
#祝愿每个人都能够找到人生的希望,不放弃对世界的热爱

——————
更大海一模一样。
小蓝眯缝起眼睛,他尝试去弄清楚自己所处的位置,但光线大多被黑暗所吞噬,就连耳边也什么都听不见。

黑。静。
还有身体无论如何都动不了。

该怎么办呢…昨天晚上发现的程序bug还没有解决掉…

“欢迎!”
“啊!好年轻的新人!”
“从今天起,你就是伯伦希尔的一员了!”

新写的代码好像一个错误…

“小蓝,你来回答这个问题。”
“嗯,对了。坐下吧。”

游戏还没打通呢…

“小蓝是我们班的学霸嘛!”
“他好厉害…”

还有很多想要创造出来的东西还停留...

【绿蓝】我们都老了

#群作业搬运
#旁观者视角
#流水账文笔
#人物称呼感人,全篇老伯和老大爷
#不嫌弃的话就往下吧:)

——————
时间像是不停翻滚的车轮,无情碾过苍生。

“到了吗?”一位老伯站在公园的树下,手里抓着电话笑得温柔。
“好好好,慢慢来,我没等多久呢…哈,你还是这么害羞…”听到电话那边慌张的语气,老伯笑得像八月的阳光,温暖,让人想到院子里伸懒腰的猫。

我坐在不远处的水池边一边观察那位老伯,一边嚼着刚买的冰激凌。
老伯看上去六十来岁的样子,穿着一套淡绿色的运动服,虽然饱经沧桑但还是能看出当年潇洒的风范。
两个小时…是在等老伴吗?看来两人很恩爱嘛。
一时间,无聊的我突然对这对可爱的夫妻如何相遇产生了兴趣。
中学时的...

【绿蓝绿】眼睛

#群作业搬运
#迷之黑化?
#意识流到不知道哪里去了
#ooc严重
#内容十八弯九连环
#不嫌弃的话就往下吧:)

——————
“不要哭。”
即使眼睛被蒙上了一层黑色的布条,小绿也依然可以辨认出那个说话的人。
“不要哭。”那人温柔地重复着,试图让小绿绷紧的身体放松下来。
布条被粗暴地扯下。
“闭上眼睛。”小蓝轻轻拍了拍小绿的肩膀,“别让眼泪渗进伤口里。”
手里的匕首在对方眼廓边磨蹭着,迟迟不下手,看来是想要在无尽的精神折磨中再添点刺激。
“……小蓝。”小绿终于承受不住,露出了痛苦的表情。
“啊,我在。”明亮的蓝眸像是雨后的天空,没有一丝杂质。
匕首的反光刺得小绿眯了眯眼。干净整洁的手术室似乎并不是干这种事情的好地方。
“...

【龙若】来源于大海的病

写完感觉自己已经废了半截…cp太冷了我好心疼qwq善良的作者为大家码了一把很废的刀请大家不要打她qwq第一次写龙若有不对的地方请原谅qwq

可能会ooc
以及作者是个表达废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…”

“啊~原来你想要变成人类呀。可是,孩子,你不必落得和传说一个下场…”

“…不,不。人类是可望不可即的。”

“傻孩子,你知道婆婆我为什么一直孤独一人吗…”

“哈哈,这样啊,那你就去吧。你这孩子…当年要是婆婆能像你这么勇敢就好啦…”

龙己推开浴室门,空荡荡的浴缸让他猛地一愣。

这家伙,估计又和鹰巢跑到不知去哪里玩了,看来今天的晚饭就先放进冰箱吧。

“重新活一次。若狭,我是说重新活一次。”...

© 阿新快去写文!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