圈多萌冷,来去随意
社交咸鱼没鱼权
多我一个不多,少我一个不少
不定时陷入自我厌恶请原谅

腾讯号同ID,欢迎扩列

【龙若】来源于大海的病

写完感觉自己已经废了半截…cp太冷了我好心疼qwq善良的作者为大家码了一把很废的刀请大家不要打她qwq第一次写龙若有不对的地方请原谅qwq

可能会ooc
以及作者是个表达废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…”

“啊~原来你想要变成人类呀。可是,孩子,你不必落得和传说一个下场…”

“…不,不。人类是可望不可即的。”

“傻孩子,你知道婆婆我为什么一直孤独一人吗…”

“哈哈,这样啊,那你就去吧。你这孩子…当年要是婆婆能像你这么勇敢就好啦…”

龙己推开浴室门,空荡荡的浴缸让他猛地一愣。

这家伙,估计又和鹰巢跑到不知去哪里玩了,看来今天的晚饭就先放进冰箱吧。

“重新活一次。若狭,我是说重新活一次。”

老婆婆眼里满是无奈。

“你确定你来得及吗?”

“鹰巢?”

“哈?”

“啊…这样…”

“这也是…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嘛…”

“他什么时候会病好呢?”

“……”

“若狭…他生病了…”

“嗯,婆婆说是太久没有接触过海水而得的病。婆婆是大海的亲人,说的话不会错的…”

“于是我把他接回大海了…抱歉,没有和你提前说明…”

“婆婆没有说…”

已经许多天没看见若狭了。

龙己坐在浴缸里,面无表情地看了眼身边空出来的位置。

浴室里好安静。

龙己就这么一连泡了好几个小时。

“暑假?”

“还没有安排,不过…大概会去海边看看吧。”

好快。

龙己看了眼志愿表。

拽着签字笔想了好久,龙己一笔一划地写下了几个字。

夏日祭吗?

也没什么东西想要买的。

如果是他的话,一定又会让我去买一大堆吃的回去吧。

“你好。”

龙己看着对面的女孩,耀眼的金发在灯光下闪得他有些心不在焉。

“啊?是很要好的朋友吗?”

“那你去找过他了吗?”

“…抱歉…”

“咖啡厅吗?好的,我会准时到。”

“诶?!龙己!”

“嗯!我很开心!”

金发少年翻看着手中的手机。

手机屏幕上是一位黑发男人的脸庞。

“是教堂吗?”

“这么浪漫呀!龙己你最好了!”

少年终于得到了有关黑发男人的消息。

他一路奔跑。

他穿过麦田和小溪。

他从未如此幸福。

誓词已经接近尾声。

少年跑向教堂的大门。

但那扇门仿佛遥不可及。

你爱她吗?

龙己这么问自己。

未婚妻的面容在灯光下像极了回忆中的那条人鱼。

“……愿主祝福你们活着的每一天并且让你们得到他的快乐。阿门。”

教堂中的人们开始欢呼。

当然。

龙己在心里笑了笑。

女孩笑起来的样子他会永远保存在心里。

少年继续奔跑着。

只是那耀眼的金发开始消散。









“婆婆婆婆,你为什么一直是一个人呢?”

“因为婆婆当年不够勇敢…”

“勇敢一些?”小若狭的眼睛转了两圈,“是打怪兽吗?”

“傻孩子…”老婆婆疼爱地揉了揉若狭的金发。

传说,大海里有一条小美人鱼。

可是,和故事里的不一样。

她没有双腿,也不曾化为泡沫。

fin.
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
默默不要脸地打了个龙若tag(溜走

评论 ( 2 )
热度 ( 37 )

© 阿新快去写文!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