圈多萌冷,来去随意
社交咸鱼没鱼权
多我一个不多,少我一个不少
不定时陷入自我厌恶请原谅

腾讯号同ID,欢迎扩列

【七笛】纸条的正反面

#7笛
#严重ooc
#胡言乱语,慎
#细思极恐???(x
#疑是银河落九天账文笔
#如果不嫌弃的话就往下吧( ´ ▽ ` )ノ

——————
纪七看着桌面上的纸条。
纸条上什么字都没有,大约两厘米宽,十厘米长,白色。
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,太阳的光线逐渐从树顶落到枝杈。
他抬起头看了眼显示屏。
六点四十。

孩子们的欢笑和自行车的响铃声随着一句“回家吃饭啦”戛然而止。光线也慢慢滑进了小卖部门口冰柜底下灰尘密布的缝隙。
纪七微微晃了晃脚,久坐让他的下肢发麻。但他没有起身。显示屏暗了下去,只有发着红光的提示灯证明它还在运行。
纪七晃了下鼠标,敬职敬业的显示屏又重新亮起来,屏幕上的光标还在原处一闪一闪地跳动。
七点二十八。

仿佛感到自己的行为太过无聊,纪七停止了对纸条的注视,他想要站起,发麻的脚掌却不满地发出阵阵疼痛,来抗议身体主人的急躁。
两小时零五十六分。
纪七无奈地躺回座椅,心里估计着自己的决定的后果。
八点十三分。

明天会是个晴朗的早晨的。
会的。
纪七望着天花板,这么想。

“你自由了。
你的生活,你的世界,你身后所死死保护的一切。
你自由了。”

纪七把那段纸条两头翻了个转,接到一起。
莫比乌斯环。
然后他松开手。
纸环失去固定,又重新变回平整的纸条。

这里太白了。
纪七看着与大地连在一起的天空。扭曲的蓝色与棕色连在一起,像什么东西。但纪七一时间没有想到。

手腕突然剧烈地疼痛起来,纪七低头,才发现血液源源不断地从手腕裂开的大口子涌出来,染红了棕色的大地。
纪七暗暗骂了一声,他试图往前跑,毕竟待在原地等自己失血而亡实在太傻。
在奔跑的过程中,纪七的腿又冒出了鲜血。
身边开始闪现许多头像和留言。
“啊啊啊啊啊我要被虐死啦!!!”
“好大一把刀!!!!”
“这个故事太虐了!!!”
“来,上朕的黄金血包…”

该死的。
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…
身后的大地开始消失,脚下逐渐变成了天空的颜色。
自己快要跑不动了。

这是什么鬼地方?!
为什么连一个医院都没有!
心脏在剧烈运动下猛烈跳动。纪七脚下一滑。
从心脏喷出的血液撒满了天空。纪七感觉自己在极速下落,他转过头,看见棕色与蓝色相接的地方断开了。

纸条落在地上。
小小的几个字映入了那双绿眸。
“无论如何,你都不会忘记我的。”

因为我活着,
重新活着,
到你的世界里活着。
:)

fin.

评论
热度 ( 14 )

© 阿新快去写文!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