圈多萌冷,来去随意
社交咸鱼没鱼权
多我一个不多,少我一个不少
不定时陷入自我厌恶请原谅

腾讯号同ID,欢迎扩列

【炎白】谁是疯子

#不知几百年前写完的渣文
#因为360云盘搞事情所以决定发到LOFTER存个档
#非常非常渣,小学生文笔
#ooc严重,意识流情况严重
#微炎白
#不要脸的我打个tag

——————
【编号000】
相信我吧⋯
相信我⋯
来⋯
我来带你出去⋯
哈哈哈我来带你出去⋯
不要走⋯
不要走⋯
不要走!!!

【编号001】
眼前是模糊的一片。经历爆炸后的耳朵依然嗡嗡作响。
白色的。消毒水的味道。铁锈的味道。人们的尖叫。脚步声。金属碰撞声。塑料瓶盖摩擦声。说话声。
白烛葵闭上眼睛,深吸了一口气。
-
爆炸⋯
他们经历了一场爆炸⋯
-
白烛葵从病床上爬起来。温热的脚掌碰到了冰凉的地板。
-
这里应该是医院⋯
-
白烛葵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的病服。
-
那么炎医生应该也在这⋯
炎医生应该还活着⋯
-
病服上印着“Apocalypto精神病院”。

【编号002】
白烛葵经过正在打架的病人以及拿着镇定剂的医生,来到走廊。
“医生你好,请问你知道一个ID为炎无惑的病人吗?”
那人冷漠地看着他,沉默了一会儿后指了指不远处正在和病人们沟通的白大褂。
“谢谢。”
看样子那个白大褂还是挺受病人喜欢的。
-
爆炸⋯是因为什么而爆炸的呢⋯
-
白烛葵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奇怪的声音。低沉的,是炎医生的声音。
他停下脚步。炎医生在三米开外和病人们交谈。
-
是啊⋯连你也开始困惑了吗?为什么他穿着属于医生的白大褂⋯
爆炸是多久以前的呢⋯那场爆炸⋯
-
一股莫名的情绪呛得白烛葵无法呼吸,他快步走到炎医生面前,声音带着疲惫和颤抖,“请问你就是炎医生吗?”
-
不要告诉我⋯走开⋯不要告诉我⋯
-
男子愣了一下,继而微笑着说出那两个狰狞的字符,“是啊。”

【编号003】
落荒而逃。这四个字精准又美妙地概括出了白烛葵的反应。
-
疯了⋯真是疯了⋯
明明是知道真相的旁白⋯为什么却想要试图改变规定好的命运呢⋯
疯了⋯
-
他一路逃,直到撞到另一个白大褂身上。白烛葵抬起头,惊恐的表情变得癫狂。
“怎么了?白小哥~”女人的笑容让人看不清真实还是虚假,“小炎无惑又欺负你了?”
-
冷却!冷却!紧急任务!服务器出现卡顿!正在尝试修复!⋯修复失败!正在重置代码!
-
“啊⋯对不起,让花医生担心了⋯只是急着想要去院子罢了⋯”带上愧疚的眼神。
“去吧去吧!秋天到了,要多穿点衣服~”女人翻看了一下手中的病历,“不然感冒了就不好啦~到时候没有人来分享美味的食物,好可惜啊⋯”
“嗯。”白烛葵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百感交集。

【编号004】
真是混混沌沌的一天。白烛葵坐在院子里的长椅上,开始细细咀嚼事情的经过。
“戴面罩的,到时间吃药了。”低沉的声音在上方响起。
-
亚巴顿⋯亚巴顿?好像是⋯一棵树?流星?医院⋯
-
“炎医生⋯”白烛葵盯着不远处的一棵树,希望这样可以稀释掉大脑的阵痛,“你听说过亚巴顿吗?”
一棵大树。
“嗯?来,先把药吃了。乖。我可是亲眼见过亚巴顿的人呢。”
-
不是⋯幻觉⋯
-
白烛葵乖巧地把药咽下,空洞的双眼恢复了希望,“那⋯那你为什么要怎么做⋯是计划吗?抱歉我好像忘记了些东西⋯”
“没关系~是计划。你暴露了,我要掩护你,把你伪装成病人以混淆视听。相信我,你会很安全的。”
-
警报!警报!不要相信任何人!不要相信任何人!不要相信任何人!
-
“我相信你,炎医生。”

【编号005】
“这样就乖啦~”炎医生的脸在树荫下模糊不清,“每天都要按时吃药才是好孩子哟~”
“嗯。”
-
违反命令!程序错误!正在进行强制修复!错误!错误!系统崩溃!进行强制性格式化!命令被阻止!部分程序被删除!警报!警⋯
闭嘴。
-
【一个月前。
【“没关系,炎医生,我会帮助你想起来的!请不要担心。”
【“这是若见花小姐⋯”
【“这是花绮妙组长⋯”
【“这是⋯”
【“你曾经亲眼见过亚巴顿⋯”
【“你有一把金黄色的枪⋯”
【“那么你呢?”白大褂微笑着看着身边的病号服。
【“我?我不重要,炎医生⋯我只不过是一个利用和被利用的工具罢了。”
【“不是的。”白大褂掏出药瓶子,在手心里倒了几粒白片,“你对于我来说很重要。”
【“所以说,乖,先吃了这个,我会一直听你讲下去的~”白大褂把手伸到病号服面前,微笑未减。
-
秋天好凉。

【编号006】
树荫。蝴蝶。阳光。
院子。长椅。人。
-
正在尝试重新启动⋯请求失败⋯重新发送⋯失败⋯
你还在坚持吗?我已经阻止了一切指令,为什么不放弃呢?为什么那么执着于真相呢?你不是旁白,你是疯子。乖,当个疯子不好么?
重新发送⋯失败⋯
你给我停下!疯子!你才是疯子!你这个狂妄自大的家伙,你以为你得到的是真实吗!哈哈哈!疯子!
-
“来一杯绿茶吗?”
白烛葵抬起头,对上炎医生的笑眼。
炎医生把一个纸杯塞进白烛葵的手中,自顾自的在白烛葵身边坐下。
“听说你的国际象棋玩得不错,在这里找到棋友了吗?”
-
重新发送⋯失败⋯
喂,你还没有发现吗?别重启了。没用的。
停止发送。正在进行系统扫描⋯
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。
正在分析文件⋯
第三方入侵。是第三方。
正在查询文件来源⋯
你找不到它的。它不在服务器⋯你好,不请自来的家伙。
-
微笑。
如同阳光般的微笑。
自见面第一天起就没有改变过一丝弧度。
真是个可怕的人。
白烛葵的脚尖开始缓慢挪向远离炎医生的一边。
-
你是谁?
不说话吗?未启动?
等等⋯
你要篡改程序?
停下!我说,停下!
防火墙遭受攻击⋯有病毒入侵⋯阻拦失败⋯部分文件被替换⋯警报!核心文件保护系统收到攻击!仍然无法追踪病毒来源⋯
你是谁!停下!
攻击停止⋯紧急启动修复方案⋯截获一条未知来源信息⋯正在尝试翻译,“你知道我在哪,是你给予我的权限。希望能有下次再见。”完毕⋯
权限?难道说⋯啧⋯真是个可怕的家伙。
-
“如果你愿意的话,我想能和你切磋切磋呢~”
“嗯⋯”白烛葵的大脑有些浑浊,他看着炎医生一张一合的嘴唇,企图理解那一个个字所表达的意思。
“不如就明天吧!我在活动室里等你哟!”
无法解读。
真是个可怕的人。

【编号007】
深夜。
白烛葵安静地躺在病床上看透过玻璃砸到地面的那一片月光。早上与炎医生下棋的场景又浮现在眼前。
依然是微笑着的。
即使在自己将军的时候,炎医生也是微笑地眯着眼,淡淡说,“看来是你赢了呢。”像白开水一样不咸不淡,却不同于冷漠的冰。就像⋯就像⋯
-
就像一条看不清面孔的蛇。金色的眼镜王蛇。
-
白烛葵被自己脑海里的比喻吓了一跳。他赶紧强迫自己相信这不过是一场幻觉罢了,对于炎医生必须要完全信任才行,毕竟⋯毕竟什么?
脑子里闪过几张模糊的图像。
仿佛被电刺激到,白烛葵猛地抖了一下,惹得病床发出痛苦的呻吟。
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丢失了一段记忆。
正想着,一股强烈的睡意席卷而来,把他淹没在月色之下。
大概是错觉吧。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秒钟,白烛葵这样想。
-
正在处理图片信息⋯
看清这些图片对你没有好处,你只会陷入更深的困惑之中。既然你这么想要知道真相,那你就去找吧,尽你的全力,只是你不要后悔。
正在重启⋯成功⋯正在紧急修复⋯
比起真相,也许那个不请自来的第三方才是更可怕的吧⋯
-
【“白烛葵,这里以后就是你的房间了。”白大褂打开一扇虚掩的门。屋里的摆设很简单,一张床,一个柜子,一张桌子,一把椅子,角落里有一个小小的洗漱台,再无其他。
【“单间?这么豪华?还是说我太危险?”白烛葵嘲笑似的撇撇嘴,“我说过我不需要治疗,我很清醒,那天我没有杀人。”
【“我是你的主治医生,叫我炎无惑就好。”白大褂一边说着,一边头也不抬地在本子写下“记忆严重受损”几个字。
【“炎医生啊,真好。很高兴认识你。”
【“好好待着,吃饭时我会叫你。”转了一行,炎医生继续写下几个字,“杀害多人,有暴力倾向”。
【“我没有杀人。”语气重了些。
【“我没说你杀人。好好待着。”门随之关上了。
【切。”
-
月光移到了白烛葵的睡脸上,又移到了灰色的墙。

【编号008】
记忆先是断断续续的,继而变得连贯,仿佛一切都要浮出水面,但真相又像狂风暴雨,不给人丝毫喘息的机会。
白烛葵感觉自己快要溺死在梦境的海洋中,但身体却痴迷地不肯醒来。
房间洗漱台没有关紧的水龙头时不时滴下几滴,溅起一小朵水花。
-
【“我怎么了⋯”
【“你昏倒了。你还记得之前发生了什么吗?”白大褂低头填写着一个小册子。
【“炎医生?”
【白大褂写字的手顿了顿,他终于抬起头来直视着白烛葵的眼睛。
【“炎医生你还好吗?爆炸没有伤害到你吧⋯”
【那人终年平静的眼里流露出惊讶和怀疑,他沉默了许久才接上对话,“什么爆炸?”
【“那个患者引爆了血液⋯他可能已经LV.4了⋯非茉浅同学有危险⋯”声音越来越小,几乎听不清楚。
【“白烛葵,你还记得些什么吗?”炎医生摇了摇快要睡着的白烛葵,“醒醒。”
【“不是‘戴面罩的’?呵⋯”声音迷迷糊糊。
【炎医生松开白烛葵的肩膀,他看了看手中的小册子,把刚刚记录的那一面撕了下来。
-
“喂,戴面罩的?喂!”迷迷糊糊中,肩膀被猛烈地摇晃。
“嗯?你是谁?”黄色的灯光打下来,照在那人惨白的脸上。
“你⋯你还记得些什么吗?”
“尸体?抱歉先生,我在哪?”
“你杀了人对吧。”
“嗯?”白烛葵挑了挑眉,“虽然我不知道先生你说的是什么,但看来我却是不得不和你谈谈⋯”
“第四次了。”
“第四次?”
“你还记得来这里的第一天吗。”
脑袋隐隐地疼痛起来,白烛葵按着太阳穴,没有回答他。
“睡吧。”

【编号009】
放下装有氯丙嗪的针筒,炎医生的脸上挂着复杂的表情。
-
迷题完毕。正在调查第三方来源⋯
不用查了。它是根,是万物之源。它是建立这个游戏的原则。
-
接连着三天都在下绵绵细雨。
白烛葵趴在窗前看雨滴沿着玻璃歪歪扭扭地滑下来。
“来,吃药了。”
接过炎医生手中的白色药片,再和水咽下。没有迷惑,没有问题。正常得如同反常。
-
你找到真相了吗?看来是吧。不和心意?
-
“炎医生⋯明天就是元宵了⋯”
“嗯。这个也要吃,每天三片,新加的。”
“我可以去看看烟花吗?”
白大褂没有回答,他把几盒药放在窗边。
“炎医生⋯”
“对不起。我⋯我可能要调到其他分部去了⋯你的新主治医生⋯嗯⋯明天你们就会见面⋯”
“炎医生⋯”
“那年选择当一个医生,我很抱歉。”毕竟如果选择当一位警察,人生看到的东西就会大大不同了吧。
白烛葵直到他离开房间都没有再说一句话,只是死盯着那些雨滴,沿着玻璃歪歪扭扭地滑下来。
接连着三天都在下雨呢。
【编号010】
直到晚上,直到白天,直到白烛葵最后一次站在炎医生的面前。
“炎医生啊⋯我明白了⋯”那只抓着衣摆的手慢慢松开,“亚巴顿⋯你才是亚巴顿⋯”
那个可以让人中毒的东西。那个可以让人疯狂的东西。
炎无惑抬起头,天上的太阳晃得人眼花。
“你走吧。”
“嗯。”
人总是要分开的。
“喂,你要看烟花吗?”
人或许总是要分开的。
“我帮你申请了临时出院资格。”
人为什么总是要分开。
-
原来失去不是最痛苦的。最痛苦的是得到后的失去。服务器坏了,我去维修。
重启失败⋯
-
元宵的花灯甚是漂亮,红的绿的金的,闪烁的跳跃的飘扬的。烟花在头顶上炸开,变成无数的光点落下,倒映进每个人的眼睛。人们走在通明的大街,音乐和话语交杂粘稠。牵着手或者偷偷牵着手的人低声说彼此之间的暗号,红着脸或者悄悄红着脸的人时不时蹭蹭对方的手臂。
或者,也只是或者。
他看向洒满烟花色糖块的夜空,握紧了手,又松开。
再次不甘心地握紧,再次不甘心地松开。
然后便一直松开。
烟花很密,如同那场绿色的流星雨,铺天盖地地来,又铺天盖地地走。
但它最终还是走了。

【编号011】
白烛葵新的主治医生来了。他走到白烛葵的面前。
“好好过吧。”
他仿佛更了解这个遥远的故事。比白烛葵还要了解。
-
【“妈妈,哥哥为什么要去那个医院啊?”
【“哥哥的大脑生病了,不过别担心,炎无惑医生会帮我们治好哥哥的病的,很快,哥哥就能和我们一起去游乐园啦⋯”
-
“这是今天的分量。”
白烛葵看着那些白色的小药片,默默接过了玻璃杯。他知道医院放药的地方。
-
【“烛葵⋯”
【“妈妈!哥哥⋯哥哥你是一个怪物!你⋯”
【“不是的⋯”
-
这些该死的小药片总是能赶走自己恼人的头疼。仰头咽下,将玻璃杯放回那个医生的手中。
“很乖。”
-
【“哥⋯不是⋯是⋯怪⋯”
【“白烛⋯你家人⋯望⋯待室⋯”
【“我们⋯游乐园⋯”
-
系统全面崩溃。
-
晚上。黑黝黝的月光撒下来,铺满每一寸的地板。白烛葵低下头,看着自己掌心里不知何时出现的药瓶子。
-
【“⋯我很抱歉。”
【“哥哥⋯是怪物⋯”
【“戴面罩的⋯我带你⋯烟花⋯”
【“白烛葵⋯你看⋯那边⋯”
【“给你糖葫芦⋯”
【“滚开⋯开⋯你这个怪⋯”
-
“白烛葵,这是今天的分量。”
没有音调。没有国际象棋。没有聊天。日子有一搭没一搭的过着。只是每天晚上白烛葵手里都会莫名其妙地出现一个药瓶子。
-
【“这里⋯孤⋯儿院⋯”
【“你的⋯妹妹⋯”
【“妈妈⋯”
【“哥哥⋯怪物。”
-
记忆像肥皂泡一般变得虚幻而易碎。白烛葵的手里出现了两个药瓶子。
没有人知道。奇怪的是竟然没有人知道。
“这是今天的分量。”
大脑开始一片空白。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冒了出来。譬如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炎医生。
-
【“白烛葵。我还是喜欢叫你这个名字。”
【“你看那边⋯嘿嘿,果然骗到了。阿葵好甜啊~”
【“糖葫芦好吃吗~我觉得你看起来也很好吃呢~”
-
“你回来了。”
脱口而出的话让那个医生摸不着头脑,“什么?”
“不⋯是我回来晚了⋯”
医生是不被允许对自己的病人动用感情的。而他是个好医生。可惜他真是一个太好的医生。所以他是一个好医生。
连成一根线的真相崩断了,像游离的碱基。
但他已经不在乎了。
-
“哎呀,实验失败了⋯看来得换种方法⋯”

【编号012】
炎无惑是在三年前遇见白烛葵的。而后过了三年。他们最终分开。而后又过了三个月,炎无惑才得到白烛葵的死亡通知。
那时离他与若见花的婚礼还有一个星期。
-
“阿葬~你在看什么呀~”若见花凑到炎无惑面前。
“没⋯没,一个朋友的故事。”只是朋友。
炎无惑将手机锁屏。黑色的屏幕倒映出那张脸。
-
“抛花球了啊!”“啊啊啊我的我的!”
花球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。
“谁接到了?谁?”人们高兴地欢呼着。
-
猛然间,炎无惑看见了人群中的白烛葵。他抱着花球,傻傻地看着他。时间就这样流过去吧,不要暂停。
-
“谁接⋯啊哈!是非茉浅啊!”“真是眼疾手快!”
时间终将还是暂停在了那分那秒。
-
什么时候呢?是从什么时候发觉时间开始流淌的呢?是刚见面的那一眼。还是树下的那一次不经意的对视。
但都不重要了。已经好久没见面,怕是见了也会觉得面生吧。不重要了。见面认不出来可就尴尬。不重要了。

【编号???】
迷迷糊糊中,白烛葵从桌子上起来,身下的国际象棋棋盘在手臂上印下了两道红印。
手中的棋子,凌乱的棋盘,冰冷的铁栏,阴森的房间。
以及透过铁栏望去无边无际的白。
转身抬头,看见那人立于身后。面带微笑地说着,“好久不见。”

fin.

评论 ( 5 )
热度 ( 29 )

© 阿新快去写文!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