圈多萌冷,来去随意
社交咸鱼没鱼权
多我一个不多,少我一个不少
不定时陷入自我厌恶请原谅

腾讯号同ID,欢迎扩列

【生你】长大的男孩和癌细胞

#生物x你
#模拟题真TM可爱呵呵呵(笑
#依然小学生文笔,流水账风格
#此人已疯

——————
“怎么?一个人?”
你本安安静静地坐在吧台前喝着果酒,享受难得的假期,但一阵热气扑进了你的左耳。
你侧过头,看到一张坏笑着贴过来的脸。金发男人的右耳戴着金属耳钉,异色双瞳浸在他呼出的淡淡热气中。
“生物。”你不冷不淡地撇了他一眼,便继续你美好的休息时光,好像那两个字只不过是果酒里漂浮的稀碎融冰。
男人在你的旁边坐下,叫了杯伏特加。接过玻璃杯,他也重新开了口,“我们相距十年光阴。”
你恍惚了一下,眼前闪现了一个男孩抱着一大丛薰衣草对着你笑的场景。
“不,生物,我们再也回不去了。”

时间是不断奔腾向前的,被甩下马的人要么是折了脖子,要么是跛了脚。
你依然记得男孩窝在你怀里时他轻颤的睫毛,那时的他是如此温顺听话。

“我加入了实验室,去了前线…”
“我知道,”你用余光扫过他的眼角,他的锁骨,伤痕累累,胸膛和脊背应该更多,“那是你的战场,亡灵收割者。”
他尴尬地舔舔嘴唇,“我不再是那个农场男孩,亲爱的,我…”
你没等他把废话说完,不耐烦地用一口果酒堵住了他的嘴,“歇歇吧,生物,果酒会更适合你。”

蓝色的电子眼,哦,该死。你回想起生物那对天真的绿眸,而如今只剩一只。有人把你的男孩狠狠斩碎,揉进那些该死的仿生科技。
该死,这不是你的男孩。

“他们需要我。”生物往后靠,用额头抵住你的额头,“我是战士。”
怒火终于涌上来,你的右手死死扣住他的后脑勺,“什么战士!你只不过是一个孩子。”

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。
一个发现基因突变的怪番茄会兴奋地尖叫的孩子。
一个嘟着嘴闷闷不乐地完成你交给他的去雄套袋任务的孩子。

“实验室教会了我什么叫PCR,他们告诉我DNA的秘密,他们教会了我很多。”

你又想起星空下的草地,生物仰着头问你,是不是所有细胞都衰老了,人就会死呢?

“生物,你是对的,”你终于叹了口气,“那个小村庄教不会你什么,你属于更遥远的地方。”人总是会死的,不可避免,但他不行。
“癌细胞。”
“什么?”你被生物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弄昏了头。
生物摇摇头,看来并不打算解释,他把你从座位上拉起,那潮湿的温热的水汽又一次萦绕到你的耳边,“音乐这么畅快,不打算来一段吗?”
“乐意至极。”

舞池里所有人都在狂欢,人们挥动双手,任灵魂自燃。
“哦,生物,带老年人来跳这么快节奏的舞可不是什么好主意。”你小心地避开乱撞的癫狂者。
生物搂着你的腰笑了,“五十代以上才会变成癌细胞呢,急什么。”
你站稳脚步盯着生物。

“我脸上有东西么?”生物笑得更得意忘形。
意识到你在很认真地盯着他后,他把你捂进怀里,像十多年前你对他做的那样,“我并不遥远,或许我不再是你的男孩,但我仍旧是你的。别忘了,我是生物,而你也是。”①

红白光随着节奏在他脸上忽隐忽现。
“我讨厌你的电子眼…”
“但你不讨厌我,不是吗?”

「亲爱的,我曾问过你是不是所有细胞都衰老了,人就会死呢?
你告诉我,还有癌细胞。永生不死的癌细胞,就像一段至死不渝的爱情。
当时是,现在也是。」

fin.
——————
①:前者是作为一门学科的“生物(学)”,后者是作为一种分类的“(一种)生物”。
意思是作为一门学科,生物可以知道每一种生物的思维。
——————
流氓生物:我有一本必修二想和你一起复习可以吗?(认真脸
流氓生物x2:我有一个选修三的实验想对你做可以吗?(认真脸
——————
本来想激情四射霹雳火花带闪电的结果活生生整成温情向,虽然最后用起搏器抢救了一下但我觉得我还是躺平吧…一个狂霸酷炫邪魅拽被我弄成傻白甜的悲伤故事。
当然癌细胞还是很坏的,除了它的无限增殖…(Reaper:DIE!DIE!DIE!

评论
热度 ( 3 )

© 阿新快去写文!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