圈多萌冷,来去随意
社交咸鱼没鱼权
多我一个不多,少我一个不少
不定时陷入自我厌恶请原谅

腾讯号同ID,欢迎扩列

【姑获鸟】弃子

#姑获鸟中心
#HE,多废话,OOC注意

————
村庄里的已经有三户人家丢了孩子,都是不到一岁的婴儿。安慰完悲痛的父母后,人们聚集在村里的大树下小声议论。
“我听河那边的香取婆婆说,村子旁边的山里曾经住着姑获鸟,每到晚上的时候,那妖怪便会下山掳走婴儿,最后还是平宫先生请了阴阳师前来将妖怪杀死,才为那些孩子报了仇。”
“诶?那难道说是有漏网之鱼吗?多年以后再次出现?”
“说不定啊,不如去问问平宫先生能不能再请一次阴阳师呢?”
“平宫先生说他已经在去京城的路上了。”
“希望能够快些吧,虽然我的孩子已经长大了,但看到那些失去婴儿的父母们我还是很心疼。”
“唉,要不要让我的妹妹外出躲上一阵呢?”
叽叽喳喳的讨论就像清晨飞过的麻雀。


人们的议论并不是没有根据的,一位险些失去孩子的母亲称自己确实看到了企图抱走婴儿的妖怪。
呼救声叫醒了沉睡中的村庄,愤怒的人们看到了妖怪怀里的婴儿。
孩子爸爸率先冲上去,打骂声,奔跑声,沾血的羽毛被踩进土里。
“果然是姑获鸟啊。”
“竟然让她逃走了,真是可恶!”
“谁也不能抢走我的孩子!即使是妖怪也不能!”受伤的孩子父亲大骂着,气喘吁吁地挥着手里的刀。
有人劝,“叫平宫先生快些回来吧。”


人们的议论传到了姑获鸟的耳里,连同阴阳师的咒术。
“只需三天时间,我一定会让大家安心的。”那个向村民们温柔笑着的阴阳师,对姑获鸟露出了冰冷的表情。
“为什么要抢走那些孩子呢?果然还是妖怪吧。即使穿着和人一样,也只是一个茹毛饮血的妖怪吧。”
姑获鸟堪堪躲过束缚,狼狈地逃进深山。
人们啊,你们真的没有看到那些邪恶的坏人吗?那天晚上真正试图偷走孩子的家伙。
人们啊。


平宫先生邀请的阴阳师很强硬,只是两天时间,山里就已经伤亡惨重,幸存的妖怪们也纷纷逃离。
“姑获鸟,你也一起离开吧,不然迟早有一天……弱小的我们根本无法抵抗那位阴阳师的攻击。”
姑获鸟摇摇头。


今晚的月亮也是惨白。
“孩子,孩子……”
低沉的声音在田间小路上飘荡,木屐与细碎的沙石敲击发出沙沙的细响,一双小小的眼睛藏在面具后面,死死盯住不远处的一间木屋,昏黄的灯光下,一个女人正抱着哭闹的婴儿左右走动。
既然人类是这么想妖怪的,那么妖怪就不必手下留情了。
这样不称职的父母,还是将孩子交给我比较好。


衣服已经破破烂烂的,翅膀也受了伤。姑获鸟看着孩子挥舞的双手,握上了那把剑一般锐利的伞。
为什么要让妖怪来承担人类的罪恶呢?明明是人类自己造成的后果。
轻而易举地给妖怪带上惩戒的牌子,什么也没做却要被赶尽杀绝。
杀掉吧,毕竟像这样愚蠢的渣滓,即使被死掉也不会有谁怜惜。
真是可笑,杀戮的原因最终成为了被杀的罪名。


姑获鸟抽出腰间的伞剑。
院子里的落叶被妖风卷得打转,木屋纸糊的窗户也发出了呼呼的响声。


“这可不行哟。”
背后突然传出一个男声,姑获鸟赶紧停手,回过头,是那位传言中身着蓝衣的阴阳师。
“你也是来杀我的吗?”姑获鸟张开喙嘲笑倒,“为什么呢?我与鹤是多么相似。”
“这些愚蠢的人,即使杀了我也无法阻止那些真正的恶人,不如交给我,我会用伞来守护那些无辜的孩子。”
“人类犯下的错误,还是由人类自己来解决。”晴明看向木屋,孩子的哭声已经消失,昏黄的烛火也被吹灭,一切又重新回归于夜下的平静,“你也不希望那些孩子受到伤害,不是吗?”


月亮被阴云盖住,又重新钻出来,骨头一样的光砸下来,砸在院子的石路上。
“那位阴阳师一定会有所察觉的。”
因为今夜袭击了村庄,明天想必那位阴阳师也会更加气愤。
“你愿意去京城避一避吗?”晴明拿出一张小纸人,“我的阴阳寮并不大,却也有很多可爱的孩子。”
收留一个无处可去的妖怪?人类可真是狡猾。
姑获鸟耷拉着翅膀,最后看了一眼漆黑的夜空。
我果然守护不了所有的孩子。


京城下了一个星期的雨。
天晴后,晴明邀请姑获鸟到庭院里品尝初夏的新茶。姑获鸟到时,正好看到一个小纸人晃晃悠悠地从桌上跳落,跑到屋子里去。
“这几天辛苦你了,新的衣服不知道是否合身?”晴明看着在杯子里转圈的茶杆,喝了一口。
姑获鸟捧着茶杯,不远处的青行灯在给神乐讲故事,桃花、樱花和莹草围在一起讨论下周的夏日祭,酒吞躺在屋顶上唠唠叨叨地说着辣鸡非酋连茨木都抽不到。
姑获鸟笑了一下,“很合适,大人费心了。”
“恶人已经被抓住,孩子们也回到了各自的父母身边。”晴明将一碟糕点推到姑获鸟面前,“尝尝看,山本老板的新品。”平静的语气如丢入池塘的一粒石子。
风带下了几片树叶,拿着扫把的小纸人急忙张开双手跑过去接住。
姑获鸟把面具按低了些。
太狡猾了。
“不吃么?”晴明轻叹了一口气,微温的手抚上了按着面具的翅膀。


“你守护不了所有的孩子,可还有我们呢。”
毕竟,我也有想要守护的东西。

fin.

评论 ( 1 )
热度 ( 19 )

© 阿新快去写文! | Powered by LOFTER